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互联网

万灵灭魔阵 第三百零四章 有其师必有其徒

互联网
来源: 作者: 2020-01-16 23:29:47

万灵灭魔阵 第三百零四章 有其师必有其徒

“我说陆翊师弟啊,你可是让师兄找的好苦啊,屈指一算,我离开瑶山已经足足十二个年头了,翻遍了南域的千山万水,历尽了千难万险,好几次小命都要不保了,要不是四年前阴差阳错在一处湖底发现了一个传送阵,我当做秘境入口误入其中,还真来不到这个地方。”玉阳子满腹牢骚的道,“而且这天坑地界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我用了三年时间才来到乐逍遥的地盘上,一路走了几十个大中型的势力,才发现了辛桐师侄,可怜我一把老骨头了,为了你们二人可是尝尽了奔波之苦啊。”

尽管玉阳子的演技一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可是陆翊并没有被其夸张的表演打动,而是笑吟吟的听完了玉阳子的叙述后,突然问了玉阳子一个令他万分惊愕的问题,“我说玉阳子师兄,令师可是金秋子师伯?”

“呃!这个,陆翊师弟是怎么知道的?此事我还以为瑶山快没有人记得了呢。”玉阳子对于陆翊竟然知道自己的师从感到非常奇怪。

“果然,玉阳子师兄跟玉明子师兄真是颇有金秋子师伯之风啊!”陆翊这明显是话里有话啊,直说的玉阳子老脸难得的一红。

“嘿嘿!嘿嘿!我比起家师还有玉明子师兄差的远了。”玉阳子不好意思的说道。

“对了,玉阳子师兄,你费尽周折的前来寻我,可是有什么讯息要带给我?瑶山近况怎么样?可有我父亲跟其他瑶山年轻弟子的消息?”陆翊也是急于知道外界的信息,尤其是自己的家人跟吕凤来的消息,可是他又不好意思明着问吕凤来的近况,便借口询问整个瑶山年轻弟子以期旁敲侧击得到自己想要的。

“我从瑶山出来之时,令尊已经在术诀楼中闭关有一段时间了,据玉林子师兄说,他正在冲击五阶阵法师。至于瑶山年轻一代的情况,我想师弟最最关心的应该是玉霞子师妹的爱徒吕凤来小丫头吧?”报应来的太快了,玉阳子刚吃了陆翊一瘪,马上就在吕凤来这里给找了回来。

现在轮到陆翊不好意思了,可是陆翊的脸皮早就练的比圣城的城墙还厚了,虽然被将了一军,陆翊却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吕凤来是我世姐,关心一下她的近况自然是应该的。”

“哦?原来如此啊,我临来之前听闻有弟子传言陆翊师弟跟那吕凤来丫头乃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姻亲,看来是谬传了。”玉阳子打蛇顺竿爬。

姜还是老的辣,陆翊终于还是吃不住了,“好啦,好啦,之前是小子不对,玉阳子师兄不远万里来寻我,我还挤兑您,小子知道错了,师兄就别难为师弟啦,赶快说说凤来世姐的近况吧,我听辛桐说她迟迟不能突破,以她天生凤体之资,绝不该这样才是。”

见陆翊服软,玉阳子也不再纠缠,而是正色道:“在辛桐从瑶山失踪不久,吕凤来那丫头便在瑶山后山独自冲击四阶了,据说是已经成功了,可是因为她特殊的凤灵之体的缘故,却又出了一些状况,具体是何不得而知,只是知道那等状况不是寻常人能解开的,后来被瑶山之中闭关的老祖宗级人物所救,将其送到某高人处解救,从此再无音信,但是她的精神力玉牌依旧健在,看来已经成功渡劫,之所以未返回瑶山,肯定是另有机缘。”

“难道是那传说中的‘凤炎锻体’?”黑癫子果然见多识广,竟然连这个都知道。

“嗖!”陆翊一下子就来到了黑癫子身侧,一把抓紧他的胳膊道:“前辈,何谓‘凤炎锻体’?有没有危险?”连陆翊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竟然会如此紧张吕凤来,对自己的失态竟然毫不知觉。

黑癫子笑看着陆翊的紧张表情道:“娃娃,看来对那女娃中意的很哦。不要紧张,所谓‘凤炎锻体’乃是传说中凤灵一族特有的一种意向,每跨越一个大的等阶,比如四阶、八阶,都会出现的一种类似于雷劫的考验,只不过考验的方式并不是天雷,而是来自自身血脉内隐藏的凤凰之火,能成功坚持过去的凤灵族人,能力上会有一个质的飞跃。所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吗?要获得比常人更高的能力,自然要多吃点苦了。”

“那要是过不了考验会怎么样呢?”陆翊还是不放心。

“轻则终生修为不前,重则道消身陨。”黑癫子道。

陆翊闻言沉默了下来,现在吕凤来肯定是活着,至于通不通过考验就不得而知了,自己现在空着急也没用,还是抓紧时间提升修为,早日回瑶山自己去寻觅线索吧。

“师兄,我想你专程跑来找我除了这些消息,肯定还有其他的事情吧?”陆翊平复了一下心情,接着问道。

“这儿也没有外人,其实我在你闭关之时也跟二老沟通过了,毕竟二老也是属于被逼无奈才辗转来到这天坑的,我也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了,我这次来最重要的事情除了找你,再就是对这邪修的世界进行一次彻底的摸底,将相关信息传回瑶山,为下一步的大动作提前打算。却不想辛桐的失踪竟然也是师弟你一手策划的,师弟你可够狠啊,现在瑶山年轻一代弟子外出,尤其是那些比较出色的年轻弟子外出,绝对都是有大批高阶修士重点保护啊。可怜我们这些老骨头,本来还想着安安静静的修行,以期能多活几年,现在全被你给逼了出来。”玉阳子又开始大倒苦水,而且矛头直指陆翊。

“好了,师兄你就饶了我吧,我也不知道会是这种局面啊,再说了,我临走之时就有过交待,十年之内不用寻我。而且我现在遇到这么好的两位前辈,还有我那异姓姐姐也对我关怀备至,日子不是过的挺逍遥的吗?而且这些年在天坑之内,我也把邪修这个神秘的群体摸了个差不多。可以说收获上绝对是大大的。”陆翊道。

“十年?你小子也不看看,现在是几个十年了?!”玉阳子怪叫道。

“呃!这我倒是忽略了,自己一闭关,把这茬给忘了。”陆翊一想到这都过了俩十年了,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好啦,不说这些了,既然师兄已经成功打入天坑,也与我跟辛桐见面了,接下来咱们就商议一下如何跟瑶山取得联系吧。”陆翊忙转移话题。

“嗯,此地的地形十分怪异,我曾试图用万里传讯符将信息传出,却无奈发现信息根本出不了天坑,这里就像一个闭塞的世界,也难怪瑶山派出这么多人,却只有我一个阴差阳错的进入到了天坑内部。如果要将讯息传回,看来还要我亲自走一趟才可。你们有什么要带回去的信息,或者有什么需要瑶山在外面帮助你们做的,你们俩都整理好交给我,我这就动身,省得玉林子师兄他们着急。”玉阳子道。

“什么?瑶山不止派了你一人出来?”陆翊闻言感到很是吃惊。

“那是当然,南域这么大,我一个人就算跑断腿也不可能全部找遍啊,自然是派了许多人出来,也许以后你还有机会遇到别的同门也说不定。”玉阳子翻了个白眼。

“嗯,师兄教训的是,这次我又说错话了。”陆翊在玉阳子手下连续的吃瘪,看得一旁三人很是过瘾,却都憋着不敢笑出声来,很是辛苦。

“知道自己错了就行了?你把辛桐给拐了来,害得玉海子师弟现在终日仰天长叹,等我回去禀明师兄,看玉林子师兄怎么收拾你。”玉阳子得理不饶人,马上又把辛桐的事牵了出来。

一听这个,陆翊的脸都绿了,不过他狡辩的本领可是一流,“谁说我把辛桐拐来了?明明是辛桐出来历练遇到了黑老,两人投脾气所以辛桐自愿跟黑老来到天坑了,这跟我有啥关系,师兄可不要乱说啊。”

“就知道你不会承认的,此事暂且揭过,记得你欠我一个人情啊。”玉阳子一副计谋得逞的奸样,陆翊感觉自己绝对是被他给算计了,现在对金秋子一脉的几人有了一种无力感,真是有什么样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徒弟啊,可是他全然忘了,他跟金冬子也都是不按常理出牌的高手,整个瑶山,谁不知道金冬子难缠?陆翊更是人小鬼大的典范。

陆翊吃了亏,自然很不爽,可是现在又没有什么合适的机会找回来,只得闷闷的将自己这些年收集到的关于邪修的情报汇总了以后制成一枚玉简交由玉阳子带回瑶山,里面还提到让瑶山那边帮忙收集可以储存精神体的材料或者高阶法器,同时还带给陆丰一枚玉简,是给父母报平安的。辛桐也给玉海子稍去了一枚玉简,至于内容是什么,辛桐却是羞怯怯的不跟众人说,陆翊再三“拷问”无果,也就作罢了。而玉阳子则在拿到二人的玉简之后连夜就离开了凌霜城,按照黑癫子的指导,找最近的传送阵离开天坑返回瑶山了。陆翊不知道的是玉阳子急急赶回瑶山,可不全是为了将自己的讯息传达回去,而是奔着那宝器奖励而去的,要是陆翊知道这点,绝对会在玉阳子身上刮下一层油来。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口碑怎么样
成医附院预约专家号
卵巢早衰能彻底治愈吗
合肥正规妇科医院
汕头切包皮过长去哪家医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