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电商

力皇 第九十八章 肆无忌惮

电商
来源: 作者: 2019-10-18 18:11:02

力皇 第九十八章 肆无忌惮

阴狠的话声方落,史文仇已身形跃起,径直落向宴会舞台的正中心,一柄煜煜生辉的长剑,释放出万丈光芒,剑锋挑起,慑人寒芒直指凌志的身体,“滚出来受死!”

“动手吧!”

凌志diǎn头,却是站在落雁旁边连动也不动。

“嗯?”

尚忍目露讥讽,“刚才要挑战赌命的是你,现在别人已经应战,你却连走出去的勇气都没有,难道你的利害,仅限于嘴上吗?”

凌志冰冷目光直射尚忍而去,突然脚步一diǎn,瞬间落在史文仇面前,“你,出手吧!”

“亮出你的兵器!”史文仇寒声道。

凌志摇头,“对付你,还用不着兵器!”

“你找死!”

史文仇双眼暴突,剑锋轮转,一道半月形剑芒闪耀而出,照得满室生辉,哪怕隔着极远的众宾客,亦感受到阵阵由剑而生的割人戾气。

“我要把你碎尸万段,让你化为一滩血水!”

史文仇一声厉喝,如剑身躯再次动了,没有人知道,只是玄武境四重的他,实则已领悟剑中奥义。

虽只是领悟第一重,但整理一个区区玄武境一重,而且连兵器都不敢亮出的废物垃圾,固然是绰绰有余。

逼人剑锋肆意狂舞,半月剑芒骤然间化作一阵剧烈罡风,肆虐漫空,直朝着凌志伫立的身躯席卷而去。

这个时候,凌志动了。

嘭!

简单一个直拳轰出,没有任何花狸狐哨的所谓武技拳招,就是那么随手一拳。

但包含超过九龙象之力的一拳,刚刚一挥出,众人只觉呼吸一滞,紧跟着就听到一阵恐怖的音爆之响。

啪!

拳头轰爆空气,发出“噼啪”1声炸裂之声,随着拳风席卷,以他拳头为中心,空间中出现一条诡异的白色气浪,那是拳头气力紧缩过甚,空气被穿透而形成的真空。

“这个是……”

史文仇脸色骤寒,目中闪过1抹难以置信,“**的力量?”

但他动作却并未停下,再强的**,又岂能敌得过他三尺青锋的威力?更遑论他挥出的一剑,不但包含有剑锋的锋锐,更由于领悟奥义,而携带有一丝空间压迫之力。

“去死吧!”半月形剑芒继续轮转,眨眼间来到凌志的面前,突然诡异的炸裂开,4溢出夺目耀眼的光辉,连同凌志处身的整片空间,全都给笼罩其内。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诡异的白色气流却径直穿透而过,下一瞬,史文仇只觉眼前一花,1只拳头,不知何时来到自己的面门,当他发现时,离鼻梁不过半米远。

“不!”

史文仇瞳孔骤缩,情急中抡剑上挑,径直劈向那轰来的拳头。

嘭!

剧烈的元气声炸响,一滴鲜血滚落,史文仇盯着凌志,暴凸的眼珠几近快要滚落出来,“好强……”

像是自语,又似叹息,话未説完,手中长剑掉落地上,连同他的身体,突然诡异的爆裂开来,化作一道触目惊心的血雾,连一块完全的皮肉筋骨都未留下。

竟是被凌志一拳直接给轰出了碎渣。

死了!

史文仇死了!

杀他的人是凌志,而且仅仅只用了一拳。既没动用武魄,更是连兵器都没有祭出,就那么简简单单一拳把史文仇给轰成了碎渣。

这史文仇,玄武境四重修为,在满场青年才俊中算不得dǐng尖,但也属中等,哪怕其中很多人都能轻易胜他,但绝做不到如凌志般,轻轻松松一拳就把人给轰得灰飞烟灭。

不过这不是重diǎn,重diǎn是史文仇现在已经死了,而杀人者是凌志,一个来自xiǎo地方的乡野村夫。

别看早前一干人都恨不得凌志和史文仇生死斗,但那是基于他们认为对方可以轻易杀死凌志的前提。

如果早知道结果会是这样,即便强如尚忍,也不敢随意挑唆史文仇上。

无论如何,史家需要一个交代,燕家固然脱不了关系,那以一匹狂狮烈风马为条件挑唆人赌斗的尚忍,更是免不了被问责。

虽然即便这样,他同样不惧,但这口气又如何咽得下去?

“凌志,好,你很好,竟然敢杀死史文仇,这件事,你究竟该如何交代?”尚忍看着凌志,目光冰冷如寒冰。

“交代?”

凌志一声嘲笑,“你的脸难道是屁股做的?比他人都要大吗?既然是生死斗,我不杀他难道等他来杀我?”

“但你杀了他!”

尚忍就似听不见凌志的讥讽,继续道:“史家不是你能想象的,就算你有天大的理由,本日也必须给个交代,否则你必死!”

“哈哈哈!这就是所谓玉京城青年才俊吗?我呸!既然输不起,又何必跑出来丢人现眼?”

凌志放声狂笑,旋又寒下脸来,冷声看着尚忍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之前説,如果我和史文仇赌斗赢了,下一场你会亲自下场陪我玩?”

“你説什么?”尚忍目光一凝。

“滚出来!还要我亲自过来请你不成?”凌志看着尚忍,声音冰寒刺骨。

“你居然还想对我出手?”

尚忍指着自己鼻子,表情古怪,像是听见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我没听错吧?你竟然还想对我动手?”

“装模作样,你究竟出不出来?”

“姓凌的,你莫要太过份,你知道尚公子是谁吗?如果你敢动他一根毫毛,我保证你凌氏满门都会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一个胖子跳出来朝凌志呵斥道,正是早前最先提议让落雁舞蹈助兴的韩戴北。

他的本意自然是想讨好尚忍,话説全部玉京城,明里暗里想和尚家攀上关系的不知有多少,现在好不容易逮着机会,他岂能放过?

但是,就是这个常人看来习以为常的xiǎo心思,却给他带来了灭dǐng之灾。韩戴北一句话根本未説完,突然只见眼前闪过一道红芒,下一瞬,他的表情就变得呆滞起来。

一滴鲜血,顺着额头滴落,很快,他的身体便如早前的韩戴北一般,凭空暴裂开来,化作一摊皮肉不存的血水。

“还差一diǎndiǎn……”

凌志倒提狂刀,心头却有些xiǎo遗憾,这些京城的所谓才俊,也实在是太逊了,连续收刮两条人命灵魂,竟然离龙象吞天经第二重,十龙象之力还差一线之隔。

旋又抬起头来,灼灼的眼光直视尚忍,“还不滚出来吗?”这xiǎo子玄武境7重修为,吸了他,应当可以提升十龙象之力了吧?

“你……你竟然又杀了韩戴北?”

人群表情呆滞,像看怪物一般看向凌志。

疯了,简直疯了!

这是哪里跑出来的浑人?手段竟然如此毒辣?杀了史文仇,结仇史家还不够,现在竟然二话不説又斩了韩戴北,他莫非真嫌命长不错?

“凌志,你今日必死!”

尚忍眼眶崩裂,手上暴起根根青筋,眼光更是比利箭还要锋锐,但是却始终提不起和凌志战斗的勇气。

此人,当真是无法无天,肆无忌惮。做事完全就不斟酌任何后果,説杀便杀。他乃至敢肯定,一旦自己下场,如果敌不过对方,他一样会毫不犹豫的杀死自己。

“凌兄,你过了!”

这个时候,久未説话的卓无神突然站了起来。

此刻的他表面平静,心头却绝不平静。他的本意只是想给对方上diǎn眼药,让他难堪一下。没想到这xiǎo子居然闯出如此大祸。到现在,他乃至还想对尚忍动手。

如果説史文仇和韩戴北的死,他还能稍微兜着,但如果尚忍在燕家出了事,莫説他卓无神兜不住,哪怕全部燕家,都会产生八级地震。

“我过了?卓兄你甚么意思?”凌志转头,冷冷看向卓无神。

“你不该杀人!”卓无神淡声道。

凌志眯了眯眼,嘴角露出1抹嘲笑,“那卓兄的意思是,我刚才就应该站着让他们杀了?”

卓无神沉默,片刻后,重新抬起头来,朝凌志露出个无奈的笑容。

“虽然我这样説凌兄肯定会觉得很伤人,但事实的确如此,今日到来之人,每一个的身份都比你要高无数倍,他们纵有不对,但你身为平民,必须忍着,我这样説,凌兄听懂了吗?”

説着又补充道:“贵族和平民,身份有别,这在大夏王朝的律法中,亦有明文规定,凌兄身为大夏王朝一员,不会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吧?”

“哈哈哈,律法

,留下,其他人,滚!”

凌志伸手连diǎn,所指出的几人全都是早前自己刚一出场,就极力鼓动要落雁跳舞助兴的男人。

既然不杀人已杀了,不闹也闹了,那何不闹大diǎn?

“你竟然连我都不肯放过?”卓无神脸色一变,他发现,在凌志一连diǎn出的数人中,不仅包含有尚忍之流,连自己这个代表燕家的人也给囊括在内。

当即脸色就冷了下来,“凌志,我敬你是xiǎo姐的救命恩人,但你不要把别人的客气当着放肆的本钱,你知道自己现在的行动代表什么吗?説句不好听的话,没有我们燕家庇护,你连半个呼吸都活不过!”

镇江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内蒙古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韶关妇科医院
镇江治疗阴道炎方法
内蒙古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