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通讯

牧仙志 第二百零六章 无眠夜

通讯
来源: 作者: 2020-01-17 00:57:09

牧仙志 第二百零六章 无眠夜

林植眼神空洞,走到仙魂身下,不理一地血污脏秽,盘腿而坐。双手纷快结印,口中念诵上界才有的玄妙咒语,与仙魂同步。

啊!

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中。

第一个被仙光照耀的人,身体如同冰雪一般,顷刻间消融成一滩血水。一缕青烟自血水中飞出,被仙魂吸入鼻孔之中。

仙魂面无表情,林植沐浴仙魂垂泄而下的七彩霞瑞,跟吸食五石散一样,脸上流露出愉悦的神态。

啊,啊,啊,啊……

惨叫声不断,每一个被仙光照耀的人,没有任何例外,全都如冰雪一般,顷刻间消融成一滩血水,魂魄成了仙魂的食粮。

如此惨绝人寰景象,不仅没有让人们怯步,更像是同伴们热情的召唤,兴奋得涌向仙光,形同飞蛾扑火。

聆听仙音梵声,陷入不深的人,惊恐的后退至,二三十里外观望。无不庆幸自己,道行高深,心理早有防备,否则差点着道。

“呔!”铿锵怒斥,震颤天地。

如同行尸走肉,迷乱自我心魂的人,被当头棒喝,原地驻步。他们耳朵刺痛,嗡鸣不绝,心脏数次骤停,身体摇摇欲倒,差点晕死过去。

所幸都挺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看,才发觉自己不自觉间,竟来到了中心广场。看着那些清醒过来,却为时已晚,眼睁睁看着自己消融,被折磨死去的人。

或是浑身颤抖无力,失禁的尿液自双脚流淌入一地血水之中。或是不顾一地血污脏秽,原地跪拜磕头,大声求饶。或是怒不可见,拔出刀剑,挥斥强绝剑势,斩向仙魂。

更多人则是回过神来,立马拔腿就跑,哪怕方才惨死的人中,有他的挚爱,挚亲,挚友。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的了,何况是为了死人。

“哪里逃!”仙魂怒啸,声浪夹刀,铺天盖地碾过去。

成了大地粉碎器,人肉搅拌机。整个中心广场数千修士,爆碎一团团血雾。凄厉惨叫声冲破天际,荡开厚重黑云。

一柱皎洁月光倾泻,惨绝血腥的修罗场,竟蒙上一层圣洁的面纱。

“桀桀桀……”仙魂对着银月,举起双手。身下的林植,做出同样的姿势。一人一仙魂,异口同声,狂妄猖獗道,“你奈我何!”

啪!仙魂林植,双手同时合十。

本来,直径等同中心广场的月光柱,瞬息收缩等同人身大小。月光近乎实质化,像是用纯银浇铸而成。若写上定海神针,怕是也有人以为是齐天大圣孙悟空的金箍棒。

仙魂猛然下坠,林植唯有时间,吐出一段怨恨诅咒,接着就魂飞魄散。

众人惊骇的颤抖,惶恐不安的后退,害怕仙魂以整个机剑镇来献祭。

咻,利器破风的声音,自四面八方传来。

“恁地,方才那干脆利落的霸道劲,哪儿去了?”林植抿嘴冷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脸上毫无俱意,毒蛇眼目光灼灼,闪耀仙光,他还不忘嘲弄道,“你伤势不轻吧?”

铮!

一把光剑,顺着月光柱,自林植的头顶贯穿,将盘腿而坐的林植,钉在原地。

咕噜咕噜,林植大口大口吐血。没有多大的气力,紧闭嘴唇,也没有气力,可将血下咽。嘴巴不是吐出血泡,啵啵啵,好似在嘲笑主人的狂妄自大。

嗡,林植身体猛然剧震,荡漾七彩仙光。早已化作修罗场的中心广场,有变得梦幻绚烂。林植抬起右手,欲要将光剑拔出,谁知跟抓空气一般,抓了个空。他不信邪,抬起左手,欲拔出光剑,还是抓了个空。

咿呀呀……

林植憋住劲,脸色就如同血液一般红褐色,连青筋都被掩盖住分明的棱角。双手蕴生仙光,一同抓向光剑,总算实实在在抓住剑柄。

啊啊啊……

他强忍令人窒息的痛楚,拔出光剑的时候,连仙魂都痛得发颤嘶吼。呼,林植拔出光剑后,长吁一口浊气。接着咔擦咔擦吞食光剑,身上仙光闪耀如阳,伤口极速愈合。

伤口愈合之后,林植猛地起身,功法全开,疯狂吸收月光精华,仙眸射出两道光柱,扫向穆家方向。“你……”

才刚喊出一个字,林植就见澜彬对自己咧嘴灿笑,一时之间,林植忘了说辞。接着看见澜彬对着苍天,打了一个响指。

啪!

声音清脆嘹亮,响彻天地。

人身大小的月光柱,应声扩张至整个中心广场。

咻咻咻,只闻破风声,未见光剑。待林植看见光剑时,光剑已贴身。刚躲过穿心而来的光剑,一杆光矛从天而降,洞穿林植的头骨,穿过脊椎骨,自会阴穿出,嚓,狠狠钉在地面。

接着,一把接着一把光矛袭来,将林植捅出个马蜂窝。鲜血顺着光矛流淌,染红的了纯洁的月光。“怎么可能……”林植那毒蛇般狠戾的眼神,终究还是消失,眼中唯有绝望。

嚓,嚓,嚓……

更多的光矛袭来,彻底将林植淹没,直至黑云再度将窟窿铺上。月亮害怕的躲在厚厚的黑云后面,不敢再看。

光矛如同琉璃破碎一般,粉末洒落一地。伴随着不绝的鬼哭狼嚎,整个中心广场,燃起白色火焰,无声无息,随风摇曳。

十数息后,白色火焰消灭,惨绝凄叫渐无。中心广场像是被大雨冲刷过一样,血污脏秽,一干二净。

若非那惨烈的战斗遗迹,若非身边有人不在,没有谁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无论牵牛星人,亦还是高人一等的织女星人,一个个犹如大梦初醒一般,懵懵懂懂。

半刻钟后,中心广场出现三两个大胆的人。接着又来几个,往后越来越多,中心广场很快挤满了人。

人山人海,人挤着人,跟蚂蚁窝没甚两样。其中不缺乏相互碰撞,甚至不少人,摔倒在地。

然而,没有一个人因此而大打出手,无论牵牛星人,亦还是高人一等的织女星人,或是低头而去,或是为此道歉。

机剑镇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诡谲难得,弥漫着难以言明的味道。像是臭馊的泡菜坛,又像是发酵过头的陈年老醋。

又过半刻钟,消息传遍整个机剑镇,且朝着牵牛星各处蔓延。

今夜,注定无眠。

上海中大医院在线咨询
重庆华肤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安顺哪家医院看癫痫
贵阳癫痫病中心医院
深圳看妇科哪家医院比较好

相关推荐